薄冥挽月

2010年哑舍;2012年龙族;2014年盗笔;2015年全职;2016年魔道;2017年魔戒。

一个沉默寡言的黄少天

[日常脑补]      [不好意思标原著向但确实算]
[OOC]     [竭力想欢脱但是呵呵]     

  

夏休期到了。叶修准备退役了。
比赛打完以后,叶修就开始收拾东西,正收拾着,QQ响了起来。叶修还以为是叶秋,就没理,但是QQ的提示音一条接着一条,一声接着一声,响个没完没了。
不用猜也知道是谁了。叶修无奈放下手中的东西,去看电脑屏幕。果然是黄少天。也不过是问他藏哪了,怎么不接受记者采访之类的,这会儿已经刷了屏了。叶修感慨了一下,飞快的在键盘上打字,阻止了黄少天进一步信息轰炸。
他倒是没拐什么弯,直接说要回家了。对面发来一串省略号和惊叹号。黄少天对他的说法表示怀疑,叶修直接回:“不管你信不信,反正我信了。”他很少这样说话,黄少天一下就发现了,罕见的沉默了。叶修也不急着收拾东西了,就坐在电脑屏幕前看着,等了半晌,那边才小心翼翼的发来一条消息:不是吧老叶,你真的要退役了?
啧,叶修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,他希望黄少天能像以前那样领会到他的意思,又不想让黄少天用这样的方式明白。他想像以前那样满不在乎的告诉他,但是这好像已经做不到了。叶修又想起一年多前这家伙跑来替他刷副本记录,那时候跟现在截然不同,那时他还能对着黄少天说会回来。太沉重了。一退役,就意味着叶修这个人从此成为历史,成为荣耀的过去式。而叶修自己,也将会有另外一条人生轨迹,他们的关系将终止在这一步,不会再向前了,
叶修突然觉得自己的胸口像压了一块大石,闷闷的喘不过气来,他感觉自己不甘心,可又不知道这不甘心从何而来。他看着输入框里一闪一闪的光标,突然想抽一根烟。拿烟的时候,他发现自己的手都是抖的,看来还是比赛太用力了,叶修这么想着,没当回事。叼着烟的叶修把手放在键盘上,准备回个什么,他知道黄少天这时候一定也还在电脑前。上次他宣布退役的时候也是,黄少天发完这句就不吭声了,叶修就说哪能啊,我还是要回来的,发了这句黄少天才又开始话唠。然后叶修就说你来帮我打个副本,黄少天竟然爽快的答应了,一句废话也没。当时叶修还挺惊讶的,怀疑对面是不是换了个人。这句话遭到了黄少天的刷屏反驳,叶修被他刷怕了,把电脑一关就睡觉去了。
叶修现在倒是也很想装不在线,但是明显已经迟了。他只好望着那句话苦思冥想,思考着怎么让黄少天平静下来。他试探着打上几行字,看了一会又删了,最后只好回复:少天啊,叫了名字不知道怎么办了。
叶修正在这烦着呢,突然外面有人敲门。叶修一拉开门,一个人就扑进了他怀里。“少天?”叶修还叼着烟呢,他手忙脚乱的先把烟取下来,因为黄少天特别不喜欢烟。然后他才意识到有点不对,黄少天怎么会在这里?这里可是兴欣,黄少天不该在蓝雨吗?黄少天把脸埋进他肩膀里,叶修庆幸自己最近有勤换衣服。“少天”他又叫了一声,对方很给面子的抬了一下头,但马上又埋回去了。叶修愣了。因为他发现黄少天满面泪痕,显然是哭了。还有他抱着叶修的力气大到不自然,手里的手机硌得叶修腰疼。
叶修这回是真无奈了,嘲讽他多熟练啊,但是他真的没有哄别人的经验。嗯……也许他需要安慰,所以叶修像哄苏沐橙那样摸摸他的头发。黄少天一愣,然后更用力的抱紧了他。叶修叹了一口气,他又没办法把人扯下来,只好把手放在人肩膀上,在他耳朵旁边说:“少天,你不是剑圣吗,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,你这样哭也不怕别人看见?”
好吧叶修就知道自己的哄人技术很差,但是这种超现实的事情为什么会发生在现实里啊?我认识的少天不是这样的啊?叶·懵逼·自带嘲讽光环·心脏·无下限·修想着。
终于,黄少天愿意放开了,他对叶修说:“我喜欢你。”叶修还没有反应过来,他就亲在了叶修的嘴唇上。叶修一把把他推开,看着他说少天,你疯了。我没有,黄少天站在那低着头,傍晚的暧昧光晕使他们脸上的表情都不明确,他抬起头又说了一遍,我没有疯,坚定的。天色一点点的暗下去,他们站在门口,固执的对视。这一刻他们像是敌人,在战场上无声厮杀。
最终叶修败下阵来。他垂下眼睫,对黄少天说:“进来吧。”黄少天嘴角牵起一个狡黠的笑,转瞬即逝。他跟进去,门在他身后关上了。
一进屋,叶修就把黄少天按在了电脑桌旁吻了上去。这是一个真正的吻,而两人明显都是新手,不到一会儿就气喘吁吁,叶修拉起黄少天的手放到胸口上,认真的说:“我爱你。”

散发而归

/OOC/   /父子/  /亲情向/  /甜/

秋天的大绿林,有落叶在地上铺了厚厚一层,有风,于是有些叶子飘飞起来,金红的,金黄的,纷扬在空中,不时沐浴在穿过林间缝隙的阳光里。高大的乔木站立着,它们轻轻的摇晃树枝,发出沙沙的响声,好似在注视着莱戈拉斯,窃窃的私语。莱戈拉斯在树林间行走,他不时的贴近那些树,抚摸它们的枝干,细小的光柱照亮他的金发,他的蓝眼晴看着这片森林。
这片森林已经不太一样了,光明与繁荣现出征兆,再密的枝桠也已挡不住阳光。
有精灵交谈的声音传来,侧耳倾听了一会儿,微笑出现在莱戈拉斯的脸庞上。他跃上了树梢,以特有的轻巧和多年来积累的经验,绕过了这些正在散步的精灵。
他看到一个家庭,小精灵跌跌撞撞的扑进父亲怀里,母亲在一边笑着注视他们。
莱格拉斯的脚步慢了一瞬,但很快他就离开了这片树林,去往更深的地方。
终于他来到了这片森林的中心—树城,这是密林精灵最大的聚居地,瑟兰迪尔王居住于此。
莱戈拉斯停住了脚步,他站在树梢上,思考着该怎样潜进去。就在这时,瑟兰迪尔王走了出来,旁边跟着加里安。他们似乎在交谈,过了一会儿加里安回去了,而精灵王还站在那里,四下环顾,仿佛在寻找着什么。而四周空无一人。
莱戈拉斯缩进树冠里,他不确定瑟兰迪尔是否发现他了,但很快做出了决定。
他翻身下树,来到瑟兰迪尔面前,对他行了抚心礼,在瑟兰迪尔回礼的时候,抓住他的手,拥住了他。
瑟兰迪尔僵硬了身体,但当他要松开的时候,他的父亲,密林的王也抱住他,并吻了吻他的头发。
莱戈拉斯把头埋进父亲肩膀,更紧的抱住他。
有风,阳光落在他们散落的金发上。
@笛涩 涩太太,给你小甜饼。◕‿◕。,写的不好,希望太太不要嫌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