韶关

写的太扯,溜了溜了

[云亮]秋天与梨与他们(二)


是那篇上将指挥官的后续
刀预警
对不起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发刀的手
不过放心是一把小刀









后来赵云阵亡,诸葛亮独自一人走在军舰里,光下的影子亦步亦趋,时常让他想起曾经跟在身后的上将。后来他把灯换成了无影模式,却更孤独了。
蓝光从穹顶倾泻,诸葛亮也依旧坐在指挥室里,触手可及的却只有冰冷的机械,不会再有人给他递一杯梨汁,带着温度暖的人心热。
他就被这样的温暖骗了,彻底倾了心。
却忘了名将如美人,从不许人间见白头。
到最后只有记忆还存着一点余温。
日日思君不见君
永不见

秋天与梨与他们

秋天天干物燥,假如他们喉咙不舒服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苍天翔龙×绝代智谋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皇家上将×星航指挥官      暗鸦之灵×未来纪元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冬日舞会×白执事          
先发前两个,后两个有空再说

[一]苍天翔龙×绝代智谋
现代高中设定
晚上十一点半 夜深人静,两个人还在书房写作业。写着写着诸葛亮有点口渴,从果盘里捡了个水果,直到放进嘴里眼睛也没离开过习题,咬了一口发现是个梨不禁微微皱了皱眉:他不喜欢吃梨。但是他是个很有原则的人,咬过的东西一定会吃完,所以飞快的咬了几口,打算速战速决。
专心于习题的他当然没发现一旁的赵云悄悄瞥着他,还松了口气。然而天有不测风云,当赵云准备继续写习题的时候,发现自己的视线已经移不开了。诸葛亮到底敏锐,更何况盯他的是赵云,于是他抬起头来看他,浅蓝色眼晴里一层疑惑的光:“怎么了,子龙?”赵云当然不会说是自己在果盘里放满了他不喜欢的梨,也不会说是看他看入迷了,只能撑着头朝他笑笑,试图转移话题:“孔明,梨汁流到下巴上了。”说着他就伸出手好像要帮诸葛亮擦掉。

诸葛亮看着他身体前倾,那张俊朗的脸也离自己越来越近,不由得想到了什么,脸上漫开一片浅红。

还没等他矜持呢,赵云就停住了,从旁边抽了一张纸巾递给他:“擦擦。”脸上还带着温柔笑意。

诸葛亮一脸冷漠。
诸葛亮把那一盒纸巾都拍在了赵云脸上。

笑笑笑,你自己在这赶作业吧赵子龙!诸葛亮把写好的物理解题套路摔到了赵云旁边,走了。

赵云:物理是死穴,数学是强项。
诸葛亮:每科都精通,从不用熬夜。

[二]皇家上将×星航指挥官

星航这两天嗓子哑了,他自己不关心,反正下达指令早已不用语音,哑几天也没事。
他平时极少开口说话,所以偌大一艘军舰,知道这件事的也只有跟他同进同出的上将。

上将是联盟派来,负责保护他各方面安全的,见诸葛亮最后哑的几乎说不出话来,去厨房里捣腾了一会,诸葛亮的手边就多了个杯子。

杯子里袅袅升起的雾气让诸葛亮多看了两眼,“这是什么?”他端起来又放下,望着里面澄澈的液体,试图分析。赵云专注的看着他,回答道:“是梨的汁液,诸葛指挥官。”
“是吗”手上的手套太滑,诸葛亮脱下手套,重又捧起精巧的玻璃杯,一阵融融的暖意从手心传到心脏处,使他挺直的脊背也放松下来。

自从离开地球,就没有再碰到过温暖的东西了。诸葛亮心想。军舰里,永远只有机械穹顶洒下的冰冷蓝光。他处理了一封密件,修长的手指飞快跃动,牵引着身后人的目光。

水果的清甜香气环绕着这方空间里仅有的两人,诸葛亮突然心情很好,他抿了口梨汁,鬼使神差的叫了身后的人,也得到了意料之中的回答:“我在。”




灵感来自于家亮,他有一段时间一直咳嗽,我就想起梨汁了。真的是,很心疼他但是又不能去见他,也不知道他最后喝了没有。

[云亮]却道故人心易变(一)

#专注走剧情,八百字小开头。#

今天是赵云二十一岁生日,一群人出来给他庆祝。吃完饭几个人去唱歌,KTV里灯光缭乱,趁着人多,韩信悄悄把他拉到角落里塞了一个盒子:“打开看看。”赵云捏着那个天鹅绒的小盒子,一脸懵逼:韩重言你别告诉我你想追我?韩信一拳打在他肩膀上:说什么呢我能看上你?说着还偷偷摸摸瞥了一下李白的方向,又扭过头催促他,快点。赵云看他这样十分不屑,喜欢就去追啊,闷着不说谁知道,兄弟你怕是……一边说一边把盒子掰开,剩下的两个字哽在了喉咙里。
  ……完了。
  赵云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握住了手,盒盖立刻合上了,啪的一声太过清脆,即使马上被嘈杂的人声淹没,也惊的他一抖。韩信看他这样,耸耸肩,识趣的离开了,他知道再说什么都是废话,这发小听不进去。
  再说,这两个人的事也乱,外人插不进去。 为赵云默哀了三秒钟,韩信一甩马尾,决定去找刘邦拼酒。
  留下赵云一个人在角落。
  韩信和刘邦把人都拉去拼酒,玩真心话大冒险,也不知道两人编了一套什么说辞,连最洁身自好的张良都被拉下了场,赵云身为主角反而幸免,没有一个人来打扰他。
  包间里另一边欢乐声一浪高过一浪,而这边赵云自己坐在沙发上,低头看着手里的盒子。
  盒子里是一对耳钉, 上面镶嵌着两块黑色的晶石,在KTV斑斓灯光的反衬下,其貌不扬甚至可以说丑。但赵云知道不是,它可以折射出很美的光,带着浅蓝,眩人神目。
  就像诸葛亮一样。
  这是一对鬼仙蓝眼黑曜石。
  曾经被分别戴在他和诸葛亮的耳垂上,一人一只,是他们给自己的成人礼物和定情信物。高三不仅压力大还课业繁重,赵云听不下去课就会盯着前排诸葛亮的背影发呆。有时候诸葛亮会发现,回过头来看他,耳边露出的一线蓝光让赵云觉得心里很满,他朝他笑,然后就会看见诸葛亮甩给他一个后脑勺。
  虽然下课要被诸葛亮数落一顿,但赵云还是会笑出来。身边坐着的貂蝉提醒他老师,他带着笑意向人道谢,弄的人家红了脸还不自知,让诸葛亮瞟见,晚上赵云就被锁在了自己寝室门外,最后不得不睡在隔壁寝室。
  结果又因为隔壁有李白,韩信有一星期打球都没叫他。于是赵云失去了唯一的娱乐,还被诸葛亮逮着加作业。凝视着这对耳钉,想到那时悲催又充满希望的日子,赵云低声的笑了。
  只不过后来,一切都变了。

#写的并没有感觉,凑合着看吧#
  
  
 
  
  

[赵云×鸦亮]星辰

#OOC #放飞自我之作# #题文无关私设如山#

关于一见钟情
清晨的一切都是新的。这时太阳还没升起来,脚边的草叶盛着露水,赵云倚在一棵树上。他刚练完枪,一闲下来,脑子里就开始漫无边际的瞎想。不知想到什么,他对着空气就笑了起来。一只乌鸦飞过来停在他肩膀上,啄啄他的脸,赵云唇边笑意更甚,他摸摸这鸟儿顺滑的羽毛,唤道:“先生。” 那乌鸦轻轻叫了一声,它的声音不似寻常乌鸦般粗哑难听,反而极为悦耳悠扬,如古琴初拨。
它抖了抖身子,展翅飞下,就在赵云面前化为一个年轻男子,身形颀长,穿着墨蓝的衣服,袖口缀着金色的星辰,面容姣好又不显女气,眼晴是和赵云一样的蓝,却不像赵云那样透澈。如果说赵云的眼晴是阳光照射波光粼粼的海,那他的眼晴就像是暴风雨下的海面,波涛汹涌,要将一切误入这片禁地的生灵吞噬。不过只是一瞬,当他抬起眼来看赵云的时候,这海面已然平静下来。
“傻笑什么”诸葛亮有点嫌弃的看着他,抬起手去压他嘴角。赵云把他的手握住,放在唇边吻了吻,笑意不减:“想起与先生初见之时。”顿了顿,他又问:“先生可还记得?”
诸葛亮自然记得,他抽回手,不悦的说:“难道将军以为亮忘了?”嘴上如此肯定,心里也自然而然的回忆起来。
说起来也是个挺老套的故事,彼时暗鸦一族内斗,诸葛亮所属一支尽数被灭,因他年幼不引人注目,才得侥幸逃出。在外辗转求生几百年,一朝不慎落入仇敌手中,与绝代设计,不仅自身安然无恙,更使敌方元气大伤,退回栖地休养生息。当时的鸦亮意气风发,一日飞到相府里赏花,正撞见绝代与一白袍将军并肩而立,在花间说着什么,诸葛亮飞近一看,正与赵云的眼光对上。
他从没想到有这一天,只是一眼,就好像身体都不是自己的,只剩下一颗心脏,失去控制的跳。这种感觉让他慌乱不已,他没头没脑的向前扑腾,直接撞在了赵云的脸上。赵云:……

有大纲无文笔无后续

转而顾之 #半史向# #各种意义上的慎入#


[诸葛视角]
         第一次见他,一袭白袍策马而至,确是神采飞扬,威风凛凛,连我也忍不住赞一声帅才。来者翻身下马,立于对面,主公朝我说:“这便是赵云。”我点头,对他起了兴趣。夜观天象,秋风萧瑟,蓦然肩上被披了一件衣服,是赵云,我知是主公之意,随便拢了衣襟继续看。卜完已是深夜,他却仍然在身后,有意去问却连开口的力气都没有,啧,妄测天命的后果。慢慢往回走,也不管人是否跟了上来,而意识模糊的速度出乎我的意料,脚下踉跄,恍惚间却跌入一个温暖怀抱。第二天醒来鼻间似乎还有皂角的气味,我想起昨晚那颗明亮将星,不禁一声轻叹,可惜……只得二十年。

[子龙视角]血浸透衣袍,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,匆匆回营帐换下血衣,低头整理却听见脚步声。是先生,战败逃亡也不见惊慌,反而比平时更加镇静,不愧卧龙之名。虽然这几年我奉主公之命常跟在他身边,早已被他的足智多谋折服,但也时常对他的坚韧感到惊讶。我看他走到身旁,似是不太适应浓厚的血腥气,用扇子微微掩了口鼻。
“无甚大事,”他微微一哂,拿出一个瓶子递给我,“这是伤药,外涂,一日两次,三日便可。”我接过瓶子,他却没有收手,反而上前替我系带勾,习以为常,我低头配合他的动作。系好以后军师离开了,我看着那个看了无数次的背影,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。

[诸葛视角]
这一天终于到了。子龙终于是要成亲了。
庆功宴上混杂在一起的脂粉气和酒气,让我感到窒息,他就坐在我下首,与那些武将推杯换盏。喧闹声不断,我却能清晰的听见他的声音,捏着酒杯,我甚至能想像到他的神色。一定是扬着眉意气风发,晨灰色的眼晴里带着惯常的锐气,嘴角微微上扬。他与赵范说的正热闹,旁边围了一圈庆贺的人,心思各异。赵范说他有一嫂樊氏,欲许与子龙,那樊氏我也有所耳闻,有倾国之貌,将军也未曾娶妻,确实是两全其美之法。不敢再听,独自离席,心里疯狂叫嚣着不甘,面上却不能显露半分,只能捏紧酒杯,一仰头灌了下去。就这样吧……大脑拒绝思考,我机械的灌着酒,酒意冲的我头脑发晕,再加上近来的日夜劳顿,终于失了意识。
“子龙,这次,你还能找到我吗?”念头一闪随即陷入沉寂。
再醒已是天光大亮,子龙握着我一只手趴在床边,预想中宿醉的头疼并没有到来,更像是好好睡了一觉。我仔细端详他露出来的半边侧脸,心中又酸又苦,明白他昨天一定是跟出来了,而且又照顾了我大半宿,怕是刚睡不久。小心拨开他额发,对不起,子龙,我这样试探你,抽出手,心口的钝痛排山倒海,你喜欢我,你怎么不知道呢。
我不敢告诉你,你不知道就好,就这样成家立业,有妻有子,幸福美满。
亮,保你寿终正寝,保你一生圆满,保你,与她终成眷属。

/   一定有的后续,不一定有的时间。  /
         /谢谢看到这里的人,祝愉/
/另外,诸葛你太低估子龙了,昨天子龙一分钟就掐灭了BG的可能性/

回首一顾 [校园Paro] [双学霸] [艺术生设定]

#插班生云x班长亮#


第一遍铃响过了几分钟,赵云才进来,迎面碰见正写名字的老师。哦,被逮着了啊,赵云径直走到座位坐下。看来起码十张速写的罚,他一边拿速写板一边想,不知道前几天没上早自习被班长记了几次名,一次名十张,加上迟到的,五十张总有。
想着他又往班长那瞄了一眼,两个人的画架背对着,他的视线能越过画架看见人的发顶。正把目光投过去,冷不丁诸葛亮抬起头来瞥了他一眼,赵云觉得有点不好意思,正好老师清点完迟到的人次,开始布作业,他顺势装作什么都没发生,等着他的五十张速写。
结果念完了也没他的名字。
幸福来的太突然?
老师不会因为我是新来的就放过我吧。赵云试探着向老师投去一个疑惑的眼神。老师明显不知道赵云为什么看他,懵了一下给了他一个赞许的眼神。果然。
赵云画了一张速写,起来收拾东西,因为大多数人家在外地,画室租了辆大巴送他们。他收拾完东西,还有一多半时间,看着诸葛还在收拾,就敲了敲对面的板子:“诸葛亮?要我帮你吗?

一个沉默寡言的黄少天

[日常脑补]      [不好意思标原著向但确实算]
[OOC]     [竭力想欢脱但是呵呵]     

  

夏休期到了。叶修准备退役了。
比赛打完以后,叶修就开始收拾东西,正收拾着,QQ响了起来。叶修还以为是叶秋,就没理,但是QQ的提示音一条接着一条,一声接着一声,响个没完没了。
不用猜也知道是谁了。叶修无奈放下手中的东西,去看电脑屏幕。果然是黄少天。也不过是问他藏哪了,怎么不接受记者采访之类的,这会儿已经刷了屏了。叶修感慨了一下,飞快的在键盘上打字,阻止了黄少天进一步信息轰炸。
他倒是没拐什么弯,直接说要回家了。对面发来一串省略号和惊叹号。黄少天对他的说法表示怀疑,叶修直接回:“不管你信不信,反正我信了。”他很少这样说话,黄少天一下就发现了,罕见的沉默了。叶修也不急着收拾东西了,就坐在电脑屏幕前看着,等了半晌,那边才小心翼翼的发来一条消息:不是吧老叶,你真的要退役了?
啧,叶修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,他希望黄少天能像以前那样领会到他的意思,又不想让黄少天用这样的方式明白。他想像以前那样满不在乎的告诉他,但是这好像已经做不到了。叶修又想起一年多前这家伙跑来替他刷副本记录,那时候跟现在截然不同,那时他还能对着黄少天说会回来。太沉重了。一退役,就意味着叶修这个人从此成为历史,成为荣耀的过去式。而叶修自己,也将会有另外一条人生轨迹,他们的关系将终止在这一步,不会再向前了,
叶修突然觉得自己的胸口像压了一块大石,闷闷的喘不过气来,他感觉自己不甘心,可又不知道这不甘心从何而来。他看着输入框里一闪一闪的光标,突然想抽一根烟。拿烟的时候,他发现自己的手都是抖的,看来还是比赛太用力了,叶修这么想着,没当回事。叼着烟的叶修把手放在键盘上,准备回个什么,他知道黄少天这时候一定也还在电脑前。上次他宣布退役的时候也是,黄少天发完这句就不吭声了,叶修就说哪能啊,我还是要回来的,发了这句黄少天才又开始话唠。然后叶修就说你来帮我打个副本,黄少天竟然爽快的答应了,一句废话也没。当时叶修还挺惊讶的,怀疑对面是不是换了个人。这句话遭到了黄少天的刷屏反驳,叶修被他刷怕了,把电脑一关就睡觉去了。
叶修现在倒是也很想装不在线,但是明显已经迟了。他只好望着那句话苦思冥想,思考着怎么让黄少天平静下来。他试探着打上几行字,看了一会又删了,最后只好回复:少天啊,叫了名字不知道怎么办了。
叶修正在这烦着呢,突然外面有人敲门。叶修一拉开门,一个人就扑进了他怀里。“少天?”叶修还叼着烟呢,他手忙脚乱的先把烟取下来,因为黄少天特别不喜欢烟。然后他才意识到有点不对,黄少天怎么会在这里?这里可是兴欣,黄少天不该在蓝雨吗?黄少天把脸埋进他肩膀里,叶修庆幸自己最近有勤换衣服。“少天”他又叫了一声,对方很给面子的抬了一下头,但马上又埋回去了。叶修愣了。因为他发现黄少天满面泪痕,显然是哭了。还有他抱着叶修的力气大到不自然,手里的手机硌得叶修腰疼。
叶修这回是真无奈了,嘲讽他多熟练啊,但是他真的没有哄别人的经验。嗯……也许他需要安慰,所以叶修像哄苏沐橙那样摸摸他的头发。黄少天一愣,然后更用力的抱紧了他。叶修叹了一口气,他又没办法把人扯下来,只好把手放在人肩膀上,在他耳朵旁边说:“少天,你不是剑圣吗,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,你这样哭也不怕别人看见?”
好吧叶修就知道自己的哄人技术很差,但是这种超现实的事情为什么会发生在现实里啊?我认识的少天不是这样的啊?叶·懵逼·自带嘲讽光环·心脏·无下限·修想着。
终于,黄少天愿意放开了,他对叶修说:“我喜欢你。”叶修还没有反应过来,他就亲在了叶修的嘴唇上。叶修一把把他推开,看着他说少天,你疯了。我没有,黄少天站在那低着头,傍晚的暧昧光晕使他们脸上的表情都不明确,他抬起头又说了一遍,我没有疯,坚定的。天色一点点的暗下去,他们站在门口,固执的对视。这一刻他们像是敌人,在战场上无声厮杀。
最终叶修败下阵来。他垂下眼睫,对黄少天说:“进来吧。”黄少天嘴角牵起一个狡黠的笑,转瞬即逝。他跟进去,门在他身后关上了。
一进屋,叶修就把黄少天按在了电脑桌旁吻了上去。这是一个真正的吻,而两人明显都是新手,不到一会儿就气喘吁吁,叶修拉起黄少天的手放到胸口上,认真的说:“我爱你。”

散发而归

/OOC/   /父子/  /亲情向/  /甜/

秋天的大绿林,有落叶在地上铺了厚厚一层,有风,于是有些叶子飘飞起来,金红的,金黄的,纷扬在空中,不时沐浴在穿过林间缝隙的阳光里。高大的乔木站立着,它们轻轻的摇晃树枝,发出沙沙的响声,好似在注视着莱戈拉斯,窃窃的私语。莱戈拉斯在树林间行走,他不时的贴近那些树,抚摸它们的枝干,细小的光柱照亮他的金发,他的蓝眼晴看着这片森林。
这片森林已经不太一样了,光明与繁荣现出征兆,再密的枝桠也已挡不住阳光。
有精灵交谈的声音传来,侧耳倾听了一会儿,微笑出现在莱戈拉斯的脸庞上。他跃上了树梢,以特有的轻巧和多年来积累的经验,绕过了这些正在散步的精灵。
他看到一个家庭,小精灵跌跌撞撞的扑进父亲怀里,母亲在一边笑着注视他们。
莱格拉斯的脚步慢了一瞬,但很快他就离开了这片树林,去往更深的地方。
终于他来到了这片森林的中心—树城,这是密林精灵最大的聚居地,瑟兰迪尔王居住于此。
莱戈拉斯停住了脚步,他站在树梢上,思考着该怎样潜进去。就在这时,瑟兰迪尔王走了出来,旁边跟着加里安。他们似乎在交谈,过了一会儿加里安回去了,而精灵王还站在那里,四下环顾,仿佛在寻找着什么。而四周空无一人。
莱戈拉斯缩进树冠里,他不确定瑟兰迪尔是否发现他了,但很快做出了决定。
他翻身下树,来到瑟兰迪尔面前,对他行了抚心礼,在瑟兰迪尔回礼的时候,抓住他的手,拥住了他。
瑟兰迪尔僵硬了身体,但当他要松开的时候,他的父亲,密林的王也抱住他,并吻了吻他的头发。
莱戈拉斯把头埋进父亲肩膀,更紧的抱住他。
有风,阳光落在他们散落的金发上。
@笛涩 涩太太,给你小甜饼。◕‿◕。,写的不好,希望太太不要嫌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