韶关

高三现充

转而顾之 #半史向# #各种意义上的慎入#


[诸葛视角]
         第一次见他,一袭白袍策马而至,确是神采飞扬,威风凛凛,连我也忍不住赞一声帅才。来者翻身下马,立于对面,主公朝我说:“这便是赵云。”我点头,对他起了兴趣。夜观天象,秋风萧瑟,蓦然肩上被披了一件衣服,是赵云,我知是主公之意,随便拢了衣襟继续看。卜完已是深夜,他却仍然在身后,有意去问却连开口的力气都没有,啧,妄测天命的后果。慢慢往回走,也不管人是否跟了上来,而意识模糊的速度出乎我的意料,脚下踉跄,恍惚间却跌入一个温暖怀抱。第二天醒来鼻间似乎还有皂角的气味,我想起昨晚那颗明亮将星,不禁一声轻叹,可惜……只得二十年。

[子龙视角]血浸透衣袍,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,匆匆回营帐换下血衣,低头整理却听见脚步声。是先生,战败逃亡也不见惊慌,反而比平时更加镇静,不愧卧龙之名。虽然这几年我奉主公之命常跟在他身边,早已被他的足智多谋折服,但也时常对他的坚韧感到惊讶。我看他走到身旁,似是不太适应浓厚的血腥气,用扇子微微掩了口鼻。
“无甚大事,”他微微一哂,拿出一个瓶子递给我,“这是伤药,外涂,一日两次,三日便可。”我接过瓶子,他却没有收手,反而上前替我系带勾,习以为常,我低头配合他的动作。系好以后军师离开了,我看着那个看了无数次的背影,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。

[诸葛视角]
这一天终于到了。子龙终于是要成亲了。
庆功宴上混杂在一起的脂粉气和酒气,让我感到窒息,他就坐在我下首,与那些武将推杯换盏。喧闹声不断,我却能清晰的听见他的声音,捏着酒杯,我甚至能想像到他的神色。一定是扬着眉意气风发,晨灰色的眼晴里带着惯常的锐气,嘴角微微上扬。他与赵范说的正热闹,旁边围了一圈庆贺的人,心思各异。赵范说他有一嫂樊氏,欲许与子龙,那樊氏我也有所耳闻,有倾国之貌,将军也未曾娶妻,确实是两全其美之法。不敢再听,独自离席,心里疯狂叫嚣着不甘,面上却不能显露半分,只能捏紧酒杯,一仰头灌了下去。就这样吧……大脑拒绝思考,我机械的灌着酒,酒意冲的我头脑发晕,再加上近来的日夜劳顿,终于失了意识。
“子龙,这次,你还能找到我吗?”念头一闪随即陷入沉寂。
再醒已是天光大亮,子龙握着我一只手趴在床边,预想中宿醉的头疼并没有到来,更像是好好睡了一觉。我仔细端详他露出来的半边侧脸,心中又酸又苦,明白他昨天一定是跟出来了,而且又照顾了我大半宿,怕是刚睡不久。小心拨开他额发,对不起,子龙,我这样试探你,抽出手,心口的钝痛排山倒海,你喜欢我,你怎么不知道呢。
我不敢告诉你,你不知道就好,就这样成家立业,有妻有子,幸福美满。
亮,保你寿终正寝,保你一生圆满,保你,与她终成眷属。

/   一定有的后续,不一定有的时间。  /
         /谢谢看到这里的人,祝愉/
/另外,诸葛你太低估子龙了,昨天子龙一分钟就掐灭了BG的可能性/

评论(4)
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