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爱党,爱好在各个墙头间反复横跳。守序邪恶,日常是在刀糖之间斟酌。天雷骨科,反感强制Play,神烦女化受方。

【云亮】如果我终于遇见你(原皮云×桃夭亮)

又名桃花雪,可能OOC见谅。
没话说了。 @温柘°

河边的桃树开了花,倏尔吹来一阵清风,几片花瓣从赵云眼前划过。 他勒住马,抬头去看,入目皆是深深浅浅的粉红,粉蒸霞蔚,阳光稀疏的漏下来,不能掩住这繁茂花时的半分绮丽。即使他是个武人,不常读书,也忍不住赞叹一句:“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。”“之子于归,宜其室家。”后面有人,接了他这一句。
  赵云本该觉得奇怪,但没有。他自然的转过头去看着那个突然出现的人,对方也正看着他,眉目俊秀,姿态悠闲,眼晴里带着笑意。
  一片桃花模糊了他的视线,而后是两片,三片,无数片,纷纷扬扬。不知道为什么,这棵遮天蔽日的桃树上,花瓣无声的坠落,落成一场大雪。在这雪中,赵云看见他朝自己伸出一只手,这个场景仿佛演了千万遍,而他是这场景中的另一个主角。于是他身不由已的下了马,踏在桃花地上,握住对方的手。
  入手是一片温凉,他情不自禁的握的更紧了些,下意识的要说些什么,话到嘴边却是深深的茫然。
  我不认识他。
  他张了张嘴,觉得话就在嘴边却只是更深的茫然。而对方只是静默的看着他,一只纤长的手在他合拢掌心中安分的呆着,逐渐染上与他相近的温度。
  “怎么哭了。”赵云的视线模糊在对方伸出的手上,对方为他擦掉脸上的泪水,他低低的呜咽了一声,才意识到自己是哭了。
  “先生……呜”他抱住对方,埋在对方的颈窝里哭起来,他的眼泪浸湿了对方的桃红色领子,可他依旧是满腹的委屈。
  为什么你不早点来,不早点出现在我生命里?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,才不愿意早点来找我?
  就像小孩子任性的埋怨大人一样,他委屈的埋怨着面前这个人,即使他早已征战了许多年,是个战功赫赫的将军,他的勇名被时人传颂,他的忠名注定要记入青史,可是在对方面前,他毫无保留的依赖,就像小孩子依赖大人。
  对方支撑住他,修长手指反复抚过他的头发,在赵云耳边一声一声唤他的名字,耐心而熟稔。如对方的预料,赵云的心情渐渐平静下来,他抬起头,正迎上对方的目光,无限的欢喜被轻掩在无奈后面,像轻薄灯罩掩着的烛火,“将军,许久不见。”对方对他勾起唇角,身后灿烂夕阳正落,四周灼然桃花纷坠,这样的盛大美丽,于诸葛亮这一笑只不过是陪衬。
  他身上散发出的强大自信,令赵云不自觉的握住他的手,专注的看着他,在他唇边虔诚的落下一个吻。
  放手去做,我一直会在你身前,保护你,为你冲锋陷阵。他说不出来这样的话,但他的感情是那样真挚,诸葛亮一眼就能看懂,便叹息着笑了。
  诸葛亮不是感情外露的人,赵云有时候看不懂他在想什么,就像现在,但赵云只是相信他,去按他说的做。诸葛亮叹息着靠在他怀里,桃花落在他们发顶,赵云看着有的花瓣顺着诸葛亮脑后扎成一束的银发滑下去,跟他扎发的带子纠缠在微风里。
  “将军,”忽然怀里的人叫他,他应了一声,诸葛亮对他说“你把亮头发上的红绳解下来。”他照做了,诸葛亮便把这一指宽的发带系在他手腕上。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,诸葛亮的长发散开在风里,仿佛就对赵云敞开了一切,而他把发带系在赵云手上,就像是一种羁绊。
  诸葛亮抬起手臂,赵云就配合的低下头让他解下自己的发带,又在他暗示的目光下给人绑上了头发。赵云疑心自己会弄痛他,但是并没有,他动作熟练的像做了千百遍。
  此时夕阳已经落了下去,夜幕即将降临。天空中显出一种混沌的青色,诸葛亮就在这样的天色里默默的凝视他,对他说:“子龙,我送你一程。”赵云知道这是下逐客令了,他拉住马的缰绳,忍着邀诸葛亮跟他回去的冲动,点头。两个人静静的走了一会儿,赵云忽然发现他的视野没有了桃花,原来是走出了那棵桃树的范围。
  他上马,走了几步又忍不住回头。
  目光所及只有一棵枯萎的大树,光秃秃的黑色枝干上系着许多红布条,大概是祈福用的罢。赵云疑惑的皱起眉,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回头,不过他很快就不在意了,转头轻喝一声,纵马离去。
  一条蓝色的发带在树枝上系着,与那些红布条一起在风中翻飞。
  
  
  
  
  这个世界上本来没有我,但因为这个世界上有你,我就必须要出现。 哪怕是一时之欢,哪怕是逆天而行,哪怕是不得善终。
        只要能见你,一眼也好。
  
  
  
  
  

评论(26)

热度(5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