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爱党,爱好在各个墙头间反复横跳。守序邪恶,日常是在刀糖之间斟酌。天雷骨科,反感强制Play,神烦女化受方。

【炸笙】尘埃落定

#时间设定五年后#友情向

代朋友发一波,溜了溜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2023年5月19,农历四月初五,宜嫁娶。
  今天我们就来讲一个关于婚礼的故事。
  故事的男主人公,由于不方便透露真名,所以我们就叫他王炸吧,他现在正在落地镜前打他的领带,这时候我们的另一个男主人公(我们姑且称他为北笙)开门走了进来。
  王炸装作没有看见他,继续跟自己的领带较劲,北笙看他那手忙脚乱的样子忍不住要笑。
  他说炸哥,如果你不会系的话,不会叫我一声吗。
  王炸低着头揶揄他一句,哪敢,我可怕耽误你这新郎上车了。
  北笙是真笑出来了,眉眼都弯成一个好看的弧度,又上去帮他系领带。
  这时候两人就离得很近了,北笙又略比王炸高些,王炸就把手放下来,安安静静的,像个衣架子似的任北笙拿着领带绕他的脖子。 看着北笙专心的样子,他想这个人总是这么认真。
  他是觉得自己不如他。当时直播时北笙早早就有了几十万粉丝。开场直播,也有十几万人气。他那时候还是个小主播,有时候会去看北生直播,先开始是好奇,后来就纯粹是为看而看了。
  他知道他一直都这么认真 ,那都是他应得的。
  北笙这个人是很重感情的,经常带他蹭人气,希望他涨粉涨得快些。他们一直是很好的朋友,却因为这件事有了几次不愉快,王炸觉得很不舒服。他认为朋友一般是相同境界的人,但北笙在直播这一步上领先太多。
  心中难免抑郁。
  后来发现自己精力有限,被带了半年,他的人气还只是北笙的一个零头。于是就抱了一种顺其自然的态度,对人气失去了关注,形象也不注意了,又是睡衣又是半个月不换的衣服。
  北笙提醒了很多次,甚至跟他生气,觉得他一点也不爱惜羽毛。他也不去哄,觉得自己也没有什么立场去找他, 但所幸北笙总是过不了多久就会主动来找他。
  他有时候想问,北笙为什么对他这么好,但又觉得太矫情,就从来没有问出口。
  可他又觉得自己对北笙,永远是弱势的一方,只要北笙语气稍微一软,他就忍不住要退让。
 
  现在看着他,他又想问了。
  北笙……他刚要开口就又被打断。
  炸哥,你可是伴郎,可千万别给我丢脸,北笙替他系好领带,又仔细替他抻平西装上的细小褶皱。
  嗯,他把话咽下,点头 ,放心吧,你炸哥什么时候让你失望过?不咸不淡的,是平常打游戏的语气。没想到北笙深深的看了他一眼,什么也没说,就走了出去。
  
  毕竟是结婚这种人生大事,来的人一拨一拨。那些昔日一起打直播的也一个个都穿的人模狗样的来蹭饭,有的认识有的不认识,不过都对对方有所耳闻,点个头打个招呼,剩下的全有北笙应付。
  有几个结婚稍早的拖家带口,没结婚的也是成双成对,显得跟北笙一起的王炸又孤单又安静。
  北笙应酬的空隙时不时侧头看他一眼,王炸只是默然,他有些烦,这点相信北笙能看出来,所以北笙就任他像根木头桩子一样不听不动不说话。
  好不容易挨到该接新娘的时候,北笙放着好好的婚车不坐非要跑到他跟伴娘的车上,伴娘也是相熟三四年的,直接去坐婚车副驾了。
  炸哥,你怎么了,一坐下北笙嘴就不停,这么烦的吗?他不安的弹动了一下手指,低着头,我没事,就是,你怎么连一直看不顺眼的人都请了,也不怕他给你使点小手段。那个啊,北笙还是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,我也没想请他,是一朋友带他来的,炸哥你别想多了,这种场合他能搞什么。
  王炸不说话了,只是想叹气,这都三十的人了,怎么还能有这点单纯,他看了一眼对方,对上那双仿佛能散发光彩的眼睛,剩下的话又说不出来了。
  他拍拍北笙的手,对方反握住他手又对他笑。
  都什么时候了还皮,他想。
  接下来的一切仿佛按了快进键,在他脑海里飞快掠过,成了一团模糊的光影。
  王炸在空荡荡的房间里醒来,旁边的饼干那一大坨还趴在狗窝里,天蒙蒙亮,是早晨五六点的光景,他翻了个身,宿醉带来的头疼又让他清醒了一点。
  昨晚上好像替北笙那傻逼玩意儿挡酒来着……都说别让那个狗日的进来了,非说没事……你可不是没事,他上来一轮一轮劝酒,受罪的还是我……我能不知道你想的什么,要面子么,他就看准你这德性了……傻逼……
  昨天该是鹿鹿送他回来的,北笙毕竟还有新娘等着。 他把脸埋进枕头里正想再睡,手机突然跟疯了一样振动。他实在累的不想动,又觉得是北笙打来的不能不接,只好慢慢挪动手臂去摸手机。
  含混不清的骂了句,他接起了电话 。干吗?……直播?直播你麻痹……双排啊,你不是度蜜月呢吗……北某人你有病啊,不用来……不用了,我自己就行……哦,嗯,她今天中午就回来……嗯,你挂吧。
  寂静的房间里,他再次沉入梦乡。
  
  

评论(9)

热度(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