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爱党,爱好在各个墙头间反复横跳。守序邪恶,日常是在刀糖之间斟酌。天雷骨科,反感强制Play,神烦女化受方。

【炸笙】同居小日常

#依然是代发
#依然是我那位基友
#是个小甜饼#
  #他们属于他们自己,OOC什么的属于我
  
  
  北笙:炸哥,去洗澡
  炸哥当做没听见,在手机上戳戳戳,很专心的样子
         北笙:炸哥
         炸哥仍然像听不见,手指敲打的像要飞起来。
          表面稳如老狗,实则慌的一批。
  北笙(提高音量):炸哥!洗澡!

  炸哥浑身一激灵,发现自己不能再装聋了,只好回道:等会儿
       
  然并卵,从下午到傍晚,天都开始黑了,炸哥却还没有一丝要去洗澡的意思。
  北笙想打人。
  北笙(从屋里出来):炸哥,你说吧,你打算什么时候洗
  炸哥:吃过晚饭吧
  北笙:WCNM你这两天吃过晚饭?你怎么不干脆说你不洗了?
  炸哥:我今天吃
  北笙:NMLGT,敢不吃爸爸打死你
  (北笙回去继续直播,炸哥继续瘫沙发上打王者)
  (过了几个小时北笙下播)
  北笙:炸哥你吃了没
  炸哥(点开外卖软件):没,正准备叫
  北笙(嘴里塞着小零食,说话含含糊糊的):你吃什么顺便给我叫一份
  炸哥:那我吃s你吃不吃
  北笙:WCNM你先吃了再说
  炸哥笑,随手从他怀里捞出零食袋子,自己拿了个撕包装袋,北笙想抢回去,已经迟了。
  北笙:CNM,给我(挨着炸哥坐下,伸手)
  炸哥(乖乖把剩下的给北笙):你胳膊废了?自己不会拿啊,还要爸爸给你拿。
  北笙(稍稍坐远):你个傻逼,洗个澡还要爸爸催你好几十遍,是不是还要爸爸给你洗?
  炸哥(转移话题):你TM到底吃什么
  北笙(成功被转移话题):你看啊,你叫什么给你爸爸我叫一份
  炸哥(随手乱翻):我都行
  炸哥:没什么特别想吃的
  北笙(开始想):上次那家你觉得怎么样
  炸哥(回忆一下):我觉得…还行吧
  北笙:就那家吧
  炸哥:跟上次一样?
  北笙(站起来去洗手台洗脸):嗯
  炸哥(试探):你那份的钱一会儿转我?
  北笙:卧槽我让你免费住我家,兄弟你连个外卖钱都不能替我付?
  北笙:我看你是想交房租了 兄dei
         炸哥(有点小声):我穷啊,你以为老子TMD想来麻烦你
         北笙(洗脸动作微妙的顿住):……
  北笙(拿毛巾擦脸):一会儿转你
  北笙:吃完饭再不洗澡你这辈子都别想上床了
  炸哥(放空自我,懒洋洋的往沙发上一靠):好好好
  北笙(察觉到他话里的敷衍):再不洗你连沙发都别坐,几个星期没洗了把沙发都坐臭了
  炸哥(求生欲上线):我不是说洗了吗
  北笙(坐另一边沙发上):哼,再不洗我把你跟沙发都扔洗衣机里
  北笙(小声嘟囔):敲里麻
  炸哥(没听清最后一句):嗯?
  北笙:没事
  过了一会儿,外卖还没到 。
  北笙(不想吃零食了怕一会儿吃不下):炸哥,怎么还没到,我记得上次挺快的啊
  北笙:我快饿死了
  炸哥(看着手机):再等等,很快的
  他没说上次北笙觉得快是因为北笙在洗澡,他以前叫过几次,这家好吃,但确实慢。
  炸哥:哎,东辰
  北笙:嗯?有话快说
  炸哥:你说,人为什么要洗澡,多浪费时间啊
  炸哥:有这时间,干点啥不好
  北笙:NMLGT!懒就是懒,别给我TM的找那么多借口
  北笙:你再BB老子给你关浴室里
  炸哥:哎,你这……
  炸哥委屈但炸哥不说
  炸哥:很烦
  又过了一会儿,炸哥手机响,外卖到了
  炸哥:我去楼下拿外卖
  北笙(从沙发上站起来):坐那
  北笙:别给我下去,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,听见没廖杰
  炸哥(其实也并不想下去,于是乖乖不动):听见了听见了
  他想这人未免太要面子了吧,外卖员又见不了几次。
  
  
  
  
  
  梗来自北笙某次说:我没跟炸哥一起睡过,主要因为他经常不洗澡
  关于北笙爱面子,不仅经常看直播的小伙伴清楚,炸哥也有一次说北笙:你就是要面子吗
  同居大家都了解吧,他们确实在一起住过一段时间,我开脑洞瞎编,就有了这篇。
  大概有下,也大概没有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 哦对了,我在群里,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来找我玩,此处应有 @百里里
 
  

评论(10)

热度(42)